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停车坐爱枫林晚 霜叶红于二月花

 
 
 

日志

 
 
关于我

2009-06-24 15:16 想当年 回国求学, 遇文革 学业全废, 无奈何 下乡“修球”(“修理地球”之谓也), 再返城 工厂分配, 至退休 清风两袖, 现如今 弄孙自悦, 喜读书 天地遨游, 开博客 朋友相会。 2009年6月26日

网易考拉推荐

人物传记(1)是真名士自风流  

2009-07-28 23:52:47|  分类: 灯下漫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物传记(1)是真名士自风流 - 枫林晚 - lyw13520 的博客枫林晚

区培本老先生近照

是真名士自风流

                ——记缅甸归侨名厨区培本

 

云南省缅甸归侨名厨区培本今年九十一岁了。1983年云南省开始组建成立致公党时,他是省致公党七人领导小组成员之一。如今,岁月匆匆,25年过去了。当年的七人小组,张相时、林添福等五位同志已先后作古,如今在世的区培本和游继申可谓是硕果仅存的元老了!

耄耋之年的区培本,爱惜羽毛。每逢有客来访,区培本总会指着客厅四面墙上挂满的各种相片和奖状,向来客一一作介绍。这些相片和奖状纪录着区培本在人生不同时期的奋斗足迹和丰硕成果。

区培本的一生,横跨两个世纪;其人生经历,犹如他所处的年代,坎坷曲折,跌宕起伏。以今天的视角,去反观区培本那一代人的成功经历,此中的人生体会,让人深思。为什么一个出生在上世纪民国初年军阀割据,战乱频乃的旧中国的农家子弟;一个只念过三年私塾的苦娃娃,无论其人生如何颠沛流离,波折不断,却总能逢凶化吉、绝处逢生,并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成为云南烹饪界名师、侨界名流、省致公党元老?其中成功的奥秘何在?能给我们什么启示和教训?

笔者以为,奥秘之一是:找对路,走对路;奥妙之二是:早立志,立对志;奥妙之三是:坚忍不拔,勤修苦练。下面,我们不妨沿着这个思路展开区培本的人生经历。

腰缠万贯,不如一技在身

区培本祖籍广东新会。1917年出生于香港一个革命工人家庭。父亲1925年参加过震惊中外,举世闻名的省港大罢工。叔、伯是广东新会农会革命运动的骨干分子。

13岁那年,区父将未及弱冠的区培本送到香港九龙“武汉餐室”给人当学徒,师从梁光、屈积、许植学习西餐的调配、刀功、火候、糕点、冷饮等技术,他起早摸黑,勤奋工作。17岁升为工厨,19岁当上“武汉餐室”主厨,成为香港当时最年轻,颇有名气的厨师。这时,不到20岁的区培本,已经能用自己打工省吃俭用下来的钱支援老家的父亲叔伯。当时,这种由港澳及海外汇回中国大陆内地的钱叫“侨汇”。在贫穷落后的旧中国农村,有多少人家就是靠海外亲人的“侨汇”维持生活的。区培本从1930年左右一直到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10年如一日坚持用侨汇奉养新会老家的父亲叔伯。然而,最令区培本伤心和痛心的是,在这10年间,先是他的三伯父被当地的土豪劣绅和汉奸勾结起来,活活打死;接着,更惨绝人寰的是,侨汇中断后不久,他的父亲竟因贫病交加,活活饿死街头。

无疑,青少年时期的这段苦难经历和父辈英勇悲壮的革命史在区培本心里刻下了一道深深的烙印,使他从小就培育成一种吃苦耐劳,坚忍不拔的品格;更为重要的是,一如俗话所说:腰缠万贯,不如一技在身。在香港这七、八年的学厨经历,让他练就了一生赖以生存发展的烹饪技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小小年纪的他就能尽了人子之孝。

现在看起来,当年贫穷而忙于闹革命的区父,把区培本毅然他送到香港学厨这一步是走对了;否则,在兵慌马乱,民生凄苦的旧中国,像区培本这样的穷孩子是难有出路的。

身怀薄技闯天下

1938年,身怀一技之长、21岁的区培本受聘到缅甸仰光“安乐酒家”当特级厨师。开始了他闯荡南洋的岁月。从香港到仰光,对区培本来说,是人生的一次重要转折。总的来说笔者以为,区培本这一步又走对了,因为在香港厨艺烹饪界高手如林,以区培本当时的背景和处境——无财无势——要想有进一步发展,是很困难的;而在仰光,厨艺烹饪人才稀缺,发展空间相对较大。事情的确是这样,区培本一到仰光,名声更大了,收入更高了,能寄回老家的侨汇也更多了。然而,正当他筹划实施大展宏图时,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已烧到缅甸。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仰光岌岌可危。区培本随难侨撤退到腊戍。凭着一手娴熟的烹调技术和勤奋的精神,区培本在腊戍开了一家餐厅,生意颇为兴隆。可惜,好景不长。日本人打过来了。1942年,区培本随着难民潮流伧惶撤退到昆明,除了随身细软,什么都来不及带,好不容易辛辛苦苦在腊戍创下的店业,又一次毁于战乱。在昆明,区培本和一位先前在腊戍认识的缅甸姑蜋喜结良缘。区培本没想到在昆明这一落(脚)一结(婚),就是一生,终老不变。他和春城昆明仿佛前生有约,今生有缘似地,再没分离!

新婚后的区培本在诸多友人的帮助下,重新创业。在昆明市金碧路开了一间主做西式糕点的咖啡馆,给她起了一个颇为时髦、浪漫的名字——“红豆咖啡馆”。这个名字,多少流露出店主人新婚的甜蜜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果然,红豆咔啡馆在主人的悉心经营下,生意日渐红火。于是,区培本扩大经营规模,接着创办了“红豆食品厂”,他所做的各种糕点产品一度远销东南亚。这期间,因其为人正直,热心公益事业,曾先后被选为两广(广东、广西)同乡会常务理事兼财务组长;昆明市侨光小学、粤秀中学两校董,教育委员会委员,消防委员会委员。在昆明市商界、侨界崭露头角,业绩不凡。

就这样,从1942-1949年,前后约8年的时间,区培本凭着从小辛苦练就的一身烹饪手艺——正所谓“一招鲜,吃遍天”——和坚韧不拔、艰苦奋斗的精神,在战乱频乃的旧中国,铸就了他人生事业的第一个高峰期。

渡尽劫波显风流

对区培本来说,其人生最大的波折和磨难,是在解放后的1950年到1981年,前后长达30年;这期间,两落两起,有七分辛酸、三分传奇,令区培本赏尽了人间的酸甜苦辣。

先说第一次落难:企业归公,下岗待业。解放初期,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年代。平心而论,那时的区培本才30出头,他和全国人民一样,满怀激情迎接这个新时代。然而,激情归激情,现实归现实。人生并非如想象那么美好。作为一个从旧时代过来的爱国归侨、商人,为了适应这个扑面而来、激烈变革的新时代,区培本付出了比他人都要多的代价。首先,区培本面临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运动的种种考验。他先前一手创办的食品厂、咖啡屋,都得按国家有关政策归公国有。也就是说,他失业了。这个转变过程要说一点也不痛苦,那是假话。难得的是,区培本能迅速调整心态,正确面对现实,识时务,顾大局,“忍”字当头,坦然面对这一系列变革。在此,我们看到:区培本在遭遇人生重大劫难时,以审时度势,坚忍不拔的睿智和精神从容应对;以勤学苦练得来的厨艺绝技战胜各种潜在的敌人。

凭借一个“忍”字,区培本在刚解放时,迅速调整心态,识大体、顾大局,正确面对他先前创办的食品加工厂、咖啡屋被国家按有关政策收归国有的现实;

凭借一个“忍”字,区培本从1951至1956年,5个多年头,区培本在时任侨联主席的李镜天手下当总务组长、福利组长、常委,不拿国家一分钱,完全义务为侨工作,多次得到省侨务部门的表扬;

凭借一个“忍”字,区培本跟随李镜天等侨界、商界领导处理多起在社会主义工商业改造和三反五反等多场运动中,昆明市商界、侨界个别经受不住运动考验而致疯、自杀的事故善后工作。有一次甚至从西山脚背下一个跳龙门自杀死者。

1956年,区培本的坚忍勤奋终于感动“上帝”,有了回报。这一年,经侨务部门安排介绍,已经39岁的他被调入冠生园糕点厂当技师,才开始有一份能拿工资的正式工作。由于工作积极,表现突出,区培本连续两年被评为单位先进工作者,并代表冠生园出席系统先进表彰大会。接着,1957年,爱好体育,球技出众的他被选入云南省乒乓球代表队,赴北京参加全国乒乓球锦标赛。这时的区培本,在单位乃至省、市烹饪界、体育界,名声大振,是他在解放后好不容易迎来的一次人生短暂亮点。

然而,时间不长,头尾仅仅4年。区培本的第二次落难还是来了。对他来说,这是一次空前绝后的重大打击;足以把一个懦弱者往死里打的重大打击。

这一次,坚强不屈如故的区培本凭借一个“忍”字,再加上一个“修”——修炼内功底气、厨艺绝技经受住了其人生最后一次重大打击。

那是1959年,风云突变,42岁的区培本因遭人眼红、嫉妒、陷害,被人诬告解放前“和国民党某要员来往密切、关系不清”“偷听美蒋广播”等等等等;于是他被“凡此种种”的莫须有定为“反革命”罪,身陷身陷囹圄。经历了20多年之久的坎坷岁月。十年动乱其间,这种逼害达到颠峰。1969年,已经52岁,进入老年的区培本被逼下放回广东新会老家务农。

1972年,天无绝人之路,有一技之长的区培本被邀请回云南省体委体工队食堂工作。因烹调和糕点制作技术娴熟高超,工作勤奋,成绩卓著,7年内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其所工作的食堂还被评为全国体育战线先进红旗单位。为此,国家体委还发文号召全国体育系统向云南省体工队学习。他还多次曾被邀请到全国各地去交流经验,一时名噪省内外。

1979年,落实政策,重返冠生园。1980年和1982年,他两次代表我省到长沙、北京出席全国“名特糕点工艺技术交流会”(长沙)和“六省市(京、津、沪、粤、滇、黔)西点工艺交流会”(北京),两次技压群雄,勇夺冠军。尤其他现场表演的从活鸡宰杀直至炒鸡丁仅用3分48秒和全鸡除骨3分18秒的记录,以及7分钟的寿字形蛋糕标花记录,更令与会者惊叹叫绝。一时报刊、电台、电视台争相报道,并受到当时的中央商业部部长、中央经委主任、北京市市长和粮食部部长的接见,他这些过人的突出业绩,在当时商业部的会议纪要中留下中肯、权威性的平价:“昆明的区培本同志擅长英法式,他标花的技术高超,手法细腻,特别是用奶油拉丝的绝技,与会者无不钦服。”从此,奠定了他在全国糕点界的名师地位。值得一提的是,区培本创下这两项记录,至今为止尚无人超越。

1981年2月,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正式为他作出平反判决书,明确撤销1959年定他为“反革命”的错误决定。年过花甲的他终于借助党的3中全会和改革开放的东风,彻底掀掉戴在头上,压在他心灵上不断煎熬着他长达20多年的“反革命”帽子,迎来了一片夕阳满天红的晚年光辉灿烂景象。就在这一年,他光荣退休。

至此,我们发现一个极具讽刺意味的事实,那就是:区培本在上述取得的“7年在单位年年被评为先进”、“两次在全国烹饪界代表云南省创下新记录,勇夺冠军”这种种丰硕成果的时间里,竟然都是在他还戴着“反革命”帽子的背景下取得的!那么,是什么力量使他在突遭人生厄运后,竟能如此坦然、如此漂亮、如此有声有色地走过来呢?

对这一个问题,在采访区培本老时,区老说,我就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坚强意志和本着相信党,相信群众这两条原则。当然,归根到底,我由衷地感谢三中全会。如果没有三中全会拨乱反正,没有改革开放,我不可能得到平反。更谈不上还能安度晚年!

退休后的第二年,即1982年,区培本恰逢云南省委、省政府全面恢复和组建各民主党派省级组织。这一年,区老先光荣加入民主建国会。1983年,云南省组建成立致公党时,组织上考虑到他的归侨特殊身份,安排他参加致公党7人小组,着手组建致公党省委。张相时任组长,林添福和他任副组长。此时的区老,抱着“老牛明知夕阳短,不待扬鞭自奋蹄”(区老诗句)的报国之心,从1982-1984年,以经济咨询服务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的身份,随昆明市工商联合会,民主建国会经济巡回服务团到思茅、大理、保山、德宏、楚雄、禄劝等地前后行程数千公里,累计数月,为边疆地区人民献技传经,为培养年轻一代烹调人员不遗余力,所到之处,无不受到欢迎和好评。

1985年,区老被授予“中华工商联合会先进个人”(全国劳模),并于同年上京出席国宴。之后,其业绩先后被载入《云南省商业志》、《云南省体育志》,香港三环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当代技术人才荟萃》。

1998年,由于他对社会的杰出贡献,被世界文化艺术研究中心评为世界名人。其传略被收录刊登在香港中国国际交流出版社出版的《世界名人录》(中国卷)大型国际交流系列史册中。

区老性情爽朗,爱好广泛,多才多艺。区老说,我之所以在烹调、糕点界还能占有一席之地,和爱好体育、书法、绘画分不开。一个人要在专业上有突出成绩表现,除了要具备扎实的基本功外,还要有坚强的体魄和不屈不挠的精神意志,更要有一定的文化修养做底蕴,才能胜人一筹。

这话不假。1982年区老在北京勇夺蛋糕标花冠军时,同年4月21日《人民日报》登有一篇记者邱原、张玉书写的报道散文《苦练出功夫—记云南糕点师区培本》。文中有一段生动描述区老练书法、体育与标花的关系:“……为了掌握手上的功夫,他要学写古代书法的手毫,也刻苦练写英文。所以他能在蛋糕上标出一手漂亮的中外文字。为了增强身体的耐力和保持手腕的灵活,他几十年来一直坚持长跑、冷水浴、打乒乓球、练哑铃。在长时间的标花劳动中,可以做到舒腕自如,不颤不抖。人们都说区师傅制作的标花蛋糕,既有西方的风格,又有中国的流派。”区老就是这样成功地将书法艺术揉进标花艺术之中,其标花艺术中含有深厚的书法艺术的功力。这种境界,突破前人,另辟蹊径,是大胆的创新。

是金子总要发光,真名士自会风流。区培本的人生经历再次证明:无论环境如何险恶,只要你有一技在身,真诚面对生活,坚韧不拔,勤奋努力,机会和成功迟早属于你!

如今,晚年的区培本,苦尽甘来,功成名就,子孙满堂;尽管有好几个子女孙辈在香港、英国、法国等多地居住,但他宁愿住在四季如春的昆明。

让我们衷心祝福区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评论这张
 
阅读(36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