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停车坐爱枫林晚 霜叶红于二月花

 
 
 

日志

 
 
关于我

2009-06-24 15:16 想当年 回国求学, 遇文革 学业全废, 无奈何 下乡“修球”(“修理地球”之谓也), 再返城 工厂分配, 至退休 清风两袖, 现如今 弄孙自悦, 喜读书 天地遨游, 开博客 朋友相会。 2009年6月26日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老街坊的新年礼物  

2012-01-07 22:10:17|  分类: 灯下漫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香儿图库欢迎您来光临本博

(原创)老街坊的新年礼物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林徳基新作封面) 

(原创)老街坊的新年礼物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林德基新作封二:作者简介) 

(原创)老街坊的新年礼物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林德基博客大头贴)

(原创)老街坊的新年礼物

文/林枫

 

低眉入定帽遮颜

满腹经纶现字间

共望月明曾一处

云、兰两地惜缘悭

-----------篇头诗<赠林徳基君>

 

    2011年的岁末年终,台湾宜兰的缅华文友林德基君,给我寄来了他刚“出炉”的新作--《再见,兰心书店!》对我来说,这是一份珍贵无比的新年礼物,一份书香四溢,盛满文友间浓情蜜意的礼物!

说起和徳基在网上“相识”的过程,至今恍如做梦,令人难于置信。

去年9月,我在新加坡的《缅甸新文学》网刚接下该网站《缅华文学》板块版主不久,一天,看到一位注册地为“台湾”,刚加入该网站的新人,贴出一篇《【时代报】被“下降头”的苏先生》的博文,写的是他回忆1960年在仰光亲身经历的《时代报》一位苏姓编辑被人“下降头”离奇病逝的传奇故事。

“仰光”、“时代报”、“1960”...这几个亲切、熟悉的关键词拉近我和楼主的距离。我立马给他的博文“加精”,同时给他跟帖留言,自我介绍说,我也是仰光的,《时代报》我有印象。这样,一来二往,我们开始互相熟悉了。

不用说,这位“新人”就是林徳基!

不久,徳基又贴出一篇《仰光17条街的活佛》。我一看,大声惊呼:天啊,有这么巧,我也曾是仰光17条街的居民啊!

这真是造化弄人!他住街之头,我住街之尾;同住一条街,对面不相逢。这事,说怪也不怪。他那时读的是亲台湾的华文学校,我读的是亲大陆的华文学校。不久,缅甸风云突变,他去台湾,我回大陆,两条线交叉不在一起。这叫“各回个家,各找各妈”--都错过了!直到去年九月,我们两个人才在《缅甸新文学》网上“相逢相识”--还是无缘相见!

    两个同住一条街的缅华子弟,因缅甸政局的变化,被逼离开缅甸,却各自走了一条不同的路!对比一下我们两个人在那个年代的不同遭遇,很有意思,堪可玩味!

 

1964年10月,我从缅甸回祖国。安置在昆明归国华侨学生中等补习学校。因国内外中文水平的差异,校方让我从高二重读。那年我快20岁了,且已于之前的一年在亲大陆的缅甸南洋中学高中毕业;

1965年10月,他从缅甸去台湾。安置在台北侨生大学先修班补习。那年他18岁,在亲台湾的仰光中正中学毕业;

1966年我好不容易又读到高三,眼看要面临高考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文革风暴刮来,由此陷入长达10年之久的动荡不安,不死不活的“十年浩劫”!

1966年8月,他在台湾以优异成绩考上国立政治大学新闻系;

1969年到1971年,我下乡到云南保山高黎贡山脚下一个傣族村庄,过着无奈无望、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的日子;

1966年到1970年,他在台湾政治大学风平浪静,安安稳稳地接受了四年的正规大学教育;

1971年底,我从农村调回昆明进工厂当工人,从学徒工干起;

1971年,他在台湾进《中央日报》(注意,这是国民党的党报。相当于国内这边的《人民日报》!)当记者,一干就是27年。从此工作事业,基本上一帆风顺。直到1998年,《中央日报》因之前台湾解除党禁报禁,经营不下去了,他得以老记者的身份,提前正式退休;那年他才52岁;

1974年,我还在工厂。工字不出头!快30岁了,才转正为正式工人。工资大约是20余大吊吧——上世纪旧社会的事了,具体数目我也想不起来了。——反正仅够维持“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水平(那时还在当单身剩男!用现在的网络语言说已达到“剩斗士”中的“必剩客”级别!)从此,在工厂昏昏噩噩,一事无成,直到2005年元旦前几天足60岁才退休。

这一比,其中的滋味是什么?!西谚有云:“一百个读者眼里,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所以,还是留给有心的读者诸君,自己去体会、解读自己心中的“哈姆雷特”吧!

 

我们两个的这另一个“传奇”故事,弄的《缅甸新文学》网的创始人怀鹰先生也为我们感叹留言道:“郁文兄和德基兄虽然同住在一条街,却无缘见面,先后都离开故土,一个在大陆,一个在宝岛,相隔何止一片海?想不到却在网络“相逢”,诚美事也!”段春青也说“网络把原本就有的“缘”拉近了许多距离,一个台湾,一个昆明,都爱写作,也同姓林。为忽然的相遇有了绝妙的惊喜!太好了!”对此,徳基兄惜墨如金,言简意深地说::“这缘,就该珍惜了”!

在2012年刚要到来之时,徳基给我寄来他的新作,正是他“珍惜”我们之间这份“缘”的具体体现。这些天,我反复捧读徳基君的这本大作,对徳基在台湾的经历、成就,我是惊羡无以,敬佩有加。书中的滋味、感想,我且留待下一篇来写。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