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停车坐爱枫林晚 霜叶红于二月花

 
 
 

日志

 
 
关于我

2009-06-24 15:16 想当年 回国求学, 遇文革 学业全废, 无奈何 下乡“修球”(“修理地球”之谓也), 再返城 工厂分配, 至退休 清风两袖, 现如今 弄孙自悦, 喜读书 天地遨游, 开博客 朋友相会。 2009年6月26日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书里书外 风霜雨雪  

2013-12-16 19:18:29|  分类: 诗歌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书里书外 风霜雨雪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书里 书外 风霜雨雪

文/林枫

 

住在四季如春的昆明,冬天能看到下雪,无不欢呼雀跃。

昨天(15日)早上,昆明的一场冷雨,下到下午,化着满天雪花,飘飘摇摇,落在我窗前的那棵桃树上,宛如要出嫁新娘子,披纱戴银,洁白妩媚。

 

一早,老伴和女儿都有事出去。我一个人在家,捧着叶广苓的中篇小说《三岔口》,读得如痴如醉,全然不知窗外的雨雪风霜正下得欢。

小说以一个有点反叛思维的小姑娘的视角,写老北京一满族贵族家庭在新旧时代历史变故之中的命运突变。主角是三个男人:“我的父亲”、表兄弟“大连”和“小连”。大连好吃懒作,解放前加入“一贯道”,凭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到处招摇撞骗。他的结局是进入解放后的新社会成了反革命,被判15年徒刑;小连好色投机,因追一女子,追到革命队伍里去,结果阴差阳错,解放后成了新政权的“开国新贵”,转过来藐视自己出生的“旧贵族”家庭,不肯伸援手救狱中的亲哥哥;只有“我的父亲”,历经磨难,不投机钻营,我行我素,游历山水,醉心于自己喜爱的艺术,亲身目睹时代惨烈的变革,不为左右潮流所惑,坚守传统文人的风骨。

百度上说,叶广苓祖姓叶赫那拉。她自述说,我是隆裕皇后的亲侄女,慈禧太后的亲侄孙女。难怪她写这些满族贵族的遗老遗少在民国和解放后没落的人物百态和心灵沧桑,栩栩如生,入木三分。

比如小说中,写大、小连的母亲,“我的姑姑”,尽管“在婆家都低声下敛气,给男人洗衣裳,给婆婆装烟袋,给儿女纳鞋底,比孙子还孙子。可姑奶奶一旦回到娘家,立刻横挑鼻子竖挑眼,说话都是高八度以示她在这个家庭里永远不可更改的重要地位。”像一个说一不二的“皇太后”,再穷也要端着贵族的架子,所谓“倒驴不倒架,穷横穷横的”。

写大连,是“长相不错,能耐也不小,就是嘴里没实话,哪个姑娘、哪个小寡妇也不愿嫁个说话云遮雾罩,两脚落不到实地的爷们。”四十好几,还是光棍一个。不时以找女朋友为借口向他妈要钱。他妈给钱从不打绊子,可就是从没找着。问他原因,他还振振有词掉书袋说“关关之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懒求。”不久,他加入“一贯道”,专门从事骗人骗财勾当,解放后以“反革命”罪入狱15年。

写小连高中毕业那年,闲着没事,“把胡同口药铺的闺女小瑛子的肚子搞大了”“老太太不愿意娶个买卖人家的闺女做媳妇”,“听说我父亲要上景德镇云游,走之前两个钟头把小连塞进来,明说是照顾舅舅的饮食起居,其实是临阵脱逃,把那个叫小瑛子的姑娘闪了。”小连假惺惺地“还有些于心不忍,眼泪汪汪”;他妈劝说他“你也就是眼前放不开罢了,宫里珍主跳井的时候光绪也是痛不欲生,结果怎么着,还不是把她搁下了。”小连和舅舅才走到九江,这边小瑛子用一根绳子结束生命。到景德镇不久,“小连就恋上了(红军)部队的女兵吴贞,跟在吴贞的后头,狗一样地追者跑。”。“小连是个情种,无论什么时候都得有个人爱,情感不能空缺...频繁地交换夫人,不算死了的小瑛,小连先后有四任妻子,有的是离了,有的是牺牲了,四任妻子先后给他生了一大帮孩子,个个都是鼻孔朝天的革命干部子女,到我们家来看我父亲都带着降贵纡尊的范儿,到了文革初期,有两个还来造过反,说是我父亲在江西阻挡他爸爸参加革命,罪大恶极。后来他们的爸爸被关了,干部子女便不再来了,一个个都老实了。”

最令人不解和有意思的是,这大、小连兄弟的关系是“大连从不打听小连的事,就好像从来没有这么一个兄弟。小连当了大官也没问过大连的事,就好像没有过这么一个哥哥。1966年,大连从监狱里放出来,他在监狱里头整整蹲了15年,一天也不少。出了监狱的大连老了,话也少了。”“大连出狱的时候小连却进了监狱。当时正赶上文革,大干部一般都得被关起来。小连后来全家发配到外地,几年后回到北京,他哥哥大连已经故去三年了。”

小说的题目叫《三岔口》,这是一出传统京剧的剧目名称。作者这样安排,别有深意。它隐喻了三个被时代大潮打散了命运轨迹的男人,分别走上了三条不同命运的道路。

这是“被时代”了的“三岔口”!

半世总为天外客,一家今是故乡人。

这些年来,叶广苓,这个出身于不寻常家族的格格,以对其祖先特有的深情,写出一部部诸如《三击掌》、《豆汁记》、《采桑子》等家族叙事小说。在这些小说中,无论悲喜,她总能不疾不徐,将一个个满清遗老遗少的人生故事讲得风生水起、杂花生树却又波澜不惊。她以小说家的敏感捕捉着生活中那些容易被人们忽视的点点滴滴,她的笔下流淌着一种人们久违的幽默,作品的内涵与表现力由此得到扩展,读来让人感到优雅、睿智和自然。她的叙事风格从容、冲和,在散文化的笔调中,端庄而时有调侃,淡定又常显浓烈。

 

一卷读罢,抬头往窗外一看,才发现一窗冷雨,已化成纷纷扬扬的小雪花,铺满小区的树木草地;霎时间,仿佛书中人物的风霜雨雪,和窗外大自然雨雪风霜融成了一片。

不过,昆明的这场雨雪,来得快,去得也快。今天下午,太阳一出,不一会,雨雪全消失得得无影无踪。天高云淡,风雨无痕,江山如故。这一切,又仿佛在告诉我们,过去的那种疾风暴雨似的革命斗争,应当不会再有了。但愿,今天社会的一切重大改革,都会在一种法制和理性的轨道中,循环渐进,得以解决。

 

(原创)书里书外 风霜雨雪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原创)书里书外 风霜雨雪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我要博文分享到: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