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停车坐爱枫林晚 霜叶红于二月花

 
 
 

日志

 
 
关于我

2009-06-24 15:16 想当年 回国求学, 遇文革 学业全废, 无奈何 下乡“修球”(“修理地球”之谓也), 再返城 工厂分配, 至退休 清风两袖, 现如今 弄孙自悦, 喜读书 天地遨游, 开博客 朋友相会。 2009年6月26日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游子返乡过年记  

2013-02-22 18:42:46|  分类: 灯下漫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子返乡过年记

文/林枫

 

一、思乡

 

人老思乡。尽管命运安排我在云南过了大半辈子;但每当夜深人静,回想起曾经生活过的故乡,总有一种割舍不断,说不清,道不明的纠结怀恋之情。

 

我的故乡在现在的福建南安市水头镇大盈乡。

 

(原创散文)游子返乡过年记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大盈街一条街)

 

(原创散文)游子返乡过年记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现在的大盈中心小学教学楼)

 

我4岁那年,父亲带着母亲、我和弟弟从仰光回水头镇大盈乡省亲。父亲这一趟回乡带着一个重要使命:那就是受旅缅大盈乡宗亲之托,带着一笔数目不小的捐款,回乡捐建大盈小学。这个小学现在还在,现名叫大盈中心小学。我这趟回去,还特意去看,想进去故地重游;无奈学校放寒假,校门紧闭,只能从外面看。今非昔比,如今的大盈中心小学教学楼、操场等建筑设施都有模有样。当年我还在这里上过一年多的小学。那时的学校是什么摸样?已全然想不起来了,想必十分简陋。

父亲那趟回乡,之所以带着我们母子三人回来,还有一个原因是:母亲虽然也是祖籍南安,但和我及弟弟一样都出生在缅甸,语言、生活习惯完全缅化,不会讲一句汉语。为此,父亲十分着急,有意让我们回乡认祖归宗,把我们改造回来。

在父亲来说,原以为这一趟回国返乡,是衣锦荣归;没曾想一场家庭的厄运已悄然逼近我们这个家。

父亲办完大盈小学的捐建工作后,先行返缅,暂时留下母亲、我和弟弟。他前脚刚走不久,弟弟便因病夭折,母亲因此而伤心病倒。1954年,大约在我已经返回缅甸仰光后的第三年,母亲也随着弟弟长眠在大盈故乡。

故乡,就这样成了父亲和我的伤心之地!

父亲为此懊悔终生,深悔当年不该带我们回乡。

 

话说回来。这些年,每逢临近春节,福建南安老家的堂兄便会打电话来邀我回乡过年。他说,趁你还不到七老八十,腿脚尚健,回来看看吧!如今的家乡,变化很大,和你们那一年回来时已大不一样。

堂兄说的是1999年,我们全家曾经应他之邀,和旅居缅甸的父亲回乡为长眠在福建老家的母亲,和逝去的列祖列宗做功德的事。那一场功德,做得很大,花费甚巨,轰动乡里,所有开销都有堂兄一人独付。

如今14年过去了,我一直没回去过。

今年,我下定决心,带着老伴、女儿、女婿和外孙女于春节前几天从昆明出发,回乡过年。

 

二、返乡

 

我们赶在除夕前一天下午抵达故乡南安市水头镇大盈乡。

大盈乡位于国道324沿线,距离水头镇不到5公里,原福厦交通要道,自古是南安通海的咽喉,官道横穿这里,历代王朝都在此设防驻兵,大盈(大营之谐音)因驻重兵而得名。

(原创散文)游子返乡过年记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堂兄早早就开着他的小轿车在长途客车站迎候,把我们接到他在大盈街上的一栋五层楼高的私宅内。这幢楼现在不算大,如今在他旁边的两栋新楼都比他的楼高大;但在十多年前他盖这栋楼时,在乡里可算是数一数二。楼顶正面镶嵌着《正卿楼》三个大字,取自他和堂嫂的名字中的一个字,是颇有特色和意义的名字。一楼是他的公司铺面,挂着《正卿糖业》的牌匾。

堂兄生了五个女儿,没有儿子,我笑称他有“五朵金花”。为了解决“无儿之忧”,堂兄早早就为大女儿招赘了一个“上门女婿”,总算生下三个林姓孙辈(一个孙女,两个孙子)。他让大女儿在他的楼下左边开了个“客满堂”商行。二、三、四女儿都嫁到水头,随夫经商,最小的老五嫁到新加坡,几天前赶在我们前面回来过年。

此刻,这大小”五朵金花”都带着她们的子女,齐聚在他们老爸这里。我们才一下车,便跑过来枪着和我们亲切拥抱见面。

 

入夜,堂兄带着我们和他的五个女儿及孙辈,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开着几部轿车,十几二十口人,浩浩荡荡,往水头出发,说是为我们全家在水头“明超大酒店”设宴接风,并安排我们在该酒店下榻。

(原创散文)游子返乡过年记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水头镇标)

 

水头,即水运货物集散之埠头,水头镇北部的大盈港昔有古船湾之称,是古代闽南的重要港口。六朝时,南来外船多在此靠岸。唐朝时,大盈港海市蓬勃发展。宋朝,设立"大盈驿",并于1237年,在大盈溪上架木为桥,是福建、广东的重要驿站。

1999年,我们回乡祭祖时,堂兄曾经带我们来水头拜访过几位远房亲戚。那时的水头,也就两三条街,没有几栋像样的建筑物。如今的水头,放眼望去,一排排高大气派的高楼大厦,节次鳞比,井然有序,处处灯光耀眼辉煌,真是今非昔比,认不出来了。感觉水头的繁华,不输泉州。

这场晚宴,丰盛而热闹。堂兄对我们的到来,异常兴奋,指挥他的五个女儿、女婿、子女轮流为我们敬酒接风。我和老伴平素都不饮酒,幸好他们也都懂事,只让我们点到为止。堂兄则不然,多年在商场上“酒精考验”,酒量甚佳,几杯杯酒落肚,话也多起来。他从家乡的巨变,到商场的风波险恶,侃侃而谈。

(原创散文)游子返乡过年记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2月8日,我们抵达大盈那一天,堂兄设宴为我们接风。这是宴会上两家人的全家福照) 

 

堂兄有六位兄弟姐妹,他排行老二,属马,比我大两岁,他人长得短小精干、结实,发家致富最早。

1976年9月,我带着新婚的妻子——现在的老伴,第一次回乡省亲。那时家乡还很穷,堂兄凭着一部载重自行车,从水头、安海、晋江等地拉货到大盈倒卖——用那时的话说,这叫“投机倒把”。一个不到一米六的小个子,就这样拉着一车车比他体重还重的货物,一身汗水一身泥,开始了他的艰苦创业旅程。他不光能吃苦耐劳,更主要是头脑灵活,有一股闽南人敢拼会赢的性格。不几年,看准白糖这桩独门生意,越做越红火,终于走在乡里人面前,进入当地率先富起来中的一个。

 

三、祭祖

 

按照家乡风俗,大年三十要祭祖。

一大早,大侄女挑着满满的一担鸡鸭鱼肉等熟品,到村里的老屋祭祖。我们跟在她后面,往我们在田头村里的祖屋走去。

一路上,只见零零落落数幢破败不堪的老屋,荒草凄凄,小路泥泞,偶尔看见有人居住在一些破屋里,你想象不到在一二十年前这里曾经是一个人口众多,生气勃勃的村庄。

大侄女说,村中的人基本上都搬到大盈街的新屋里去住了,有的往厦门、泉州、水头等地经商发展去了,不少老屋已经拆掉了,现在住在村中的大都是来打工的外地人租住的。

 

我想起1976年和1999年那两次返乡的情景。

1976年那次,我新婚返乡,伯父、伯母还健在,七个堂兄弟姐妹还没有分家,都挤在两栋石头老屋里居住,日子虽穷,亲情融融,包括左右邻居,都来看望我和祝贺我新婚;1999年,我和父亲回来祭祖做功德那次,伯父伯母都已作古,兄弟姐妹虽然分家了,但为了祭祖一事,家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热闹和谐。而现在,随着城镇化,住高楼,亲情人情已非复往日的融洽。

 

我们家的祖屋,在大盈乡田头村49号,一幢已经破旧不堪早已无人居住的老屋,门前空地杂草丛生。它左边那栋两层楼的石屋,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缅甸的父亲和堂伯父寄侨汇回来建的,起名《护龙楼》。这楼当时曾经很给伯父风光过一阵。现在看,又旧又小,样式显得老土。

老屋虽旧,全部是用石头砌的,还十分牢固。从父亲伯父那一代,传到现在,将近百年,前前后后,繁衍生息了我们这个家族数十口人。

 

望着这栋石头老屋,我思接万里,浮想联翩。一幕幕家族往事涌上你的心头。

无论我喜欢与否,这栋老屋,这片土地,就是我的根,我的祖宗之地。

我的父亲和伯父出生在在这里。

我的母亲和弟弟长眠在这里。

我曾经在在这里度过三年无忧无虑的童年生崖,和我的堂兄弟姐妹,在这里捉迷藏、读书,到大盈溪抓鱼摸虾......

我是这个村子林姓大家族中一员。族谱上有我的名字。

我的祖上是从古泉州府迁徙过来的。有清一代,近三百年来,这里的林姓祖先就在大盈乡这块土地上,世代务农,繁衍生息至今。我们的家族史表明,我们没有什么显赫身世,也没出过什么名人;我们留下的足迹,平平谈谈,普普通通,清清白白,一如当年大盈溪的溪水那样清澈见底——现在的大盈溪听说也被污染了!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旧中国军阀混战,民不聊生。

我们这个家族家道日益衰落。怎么办?出洋,出洋!这是那年代沿海苦难农民家庭的唯一出路。

我的父亲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在他16岁那年,和族中的一位堂兄出洋到缅甸谋生。经过一番打拼,父亲和他的堂兄生意小有所成,在缅甸立下脚跟,开始不时寄侨汇接济你在家乡的伯父。

在旧中国,在大盈、在南安广大农村,像我父亲这样出洋谋生,赚钱回乡养家的事迹比比皆是。

中国近代华侨就是这样产生的。

一部家族的变迁史,一部闽南华侨的出洋史,就是一部中华民族奋斗史、苦难史的缩影。

 

祖屋,祖屋,她像颗大树!她是根,你是它的枝、她的叉、她的叶。

无论你漂泊多远,你都得回来;即使人回不来,灵魂也会回来!

父亲临死,特别嘱咐把他火化,骨灰装进漂流瓶,放到仰光江中。他相信南洋的大江大河,会把他的灵魂带回来,和母亲会合,叶落归根。

今天,我站在这里,在这栋祖屋前,在这片祖宗长眠的地方,代表父亲,代表母亲,代表弟弟来还愿!来许愿!愿他们在天之灵安息!

所有的生命最终都会归为尘土,所有的灵魂都会升天,都会回到生他养他的故土!

这就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精神!

这就是今天我带着妻女返乡过年的意义!

 

 

(原创散文)游子返乡过年记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除夕之夜,大盈街头的烟花照亮夜空。)

 

(原创散文)游子返乡过年记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除夕夜水头绚丽的烟花夜景)

 

除夕之夜,水头和大盈震天响的爆竹,和绚丽多彩的烟花,映红了故乡的夜空!也映红和温暖了我这颗游子的心!

故乡,我虽然身在彩云之南,但我心之所系,在这里!

我会再来!

南安,我的故乡——

一个有着三百万海外赤子的千年故郡;

一个民族英雄的成功故里;

一个让我魂牵梦萦的热土;

我会再来看你!

2013年2月16日—22日

于昆明文瑞书斋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