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停车坐爱枫林晚 霜叶红于二月花

 
 
 

日志

 
 
关于我

2009-06-24 15:16 想当年 回国求学, 遇文革 学业全废, 无奈何 下乡“修球”(“修理地球”之谓也), 再返城 工厂分配, 至退休 清风两袖, 现如今 弄孙自悦, 喜读书 天地遨游, 开博客 朋友相会。 2009年6月26日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诗《仰光江边祭父》  

2015-08-28 20:39:26|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诗《仰光江边祭父》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原创散文诗《仰光江边祭父》

/林枫

 

拎着装满乡愁礼品的行装,吟着李白“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诗句,我从七彩云南匆匆飞到仰光。一下飞机,便一头扑向波光荡漾,江轮穿梭,鸥鸟鸣翔的仰光江边,喊一声:我来了!

伊江波心不荡,兀自不紧不慢地流着......

我一个人伫立在江边的一个浮动码头上,对眼前吵杂繁忙的来往人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呆呆地望着这个季节有点浑浊,打着一个个漩涡的江水。

四年前,父亲去世后,他的骨灰就洒在这条江里,不知如今他的灵魂漂泊到哪里?是否已经漂回唐山和长眠在那里的母亲会合?!

 

父亲在世时,我每隔一两个月,都会从昆明打长途电话向老人家问安聊天。每次接到我的电话,他都很高兴,会中气十足地跟我说他如何和他那一辈的老人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日子过得悠哉悠哉。

然而,随着他那一辈老人的慢慢凋谢,他越来越寂寞。他电话里说话的声气也越来越低沉。

我清清楚楚地记得,他最后一次接到我的电话时,临末,他用近乎恳求和埋怨的语气说,你也不回来看我。我心里一颤,忙回说,会的,会的,我会回来看您的。

父亲最后走得还是有点匆忙,以至于我来不及赶过去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他走那一年,九十五岁高龄,算是寿终正寝。

临走前,他再三交代家人,火化、骨灰装进漂流瓶,放到伊江中,我要漂回唐山!

人生的终点,都得化归尘土,碎为微尘。父亲于此,其实看得很开!

佛说:微尘众,即非微尘众,是名微尘众。

有位作家说:人生充满苦痛,我们有幸来过。

这就够了!

 

江中不时有随着过往江轮盘旋嘶鸣的海鸥。

转觉间,我恍惚是一只昆明滇池的红嘴鸥,飞到这里时变成了伊江的白头鸥。

父子两代,近百年的佛国岁月,在这里,不过是一声鸥鸣,一朵浪涌一样,转眼即逝,渺无踪迹......

 

作于农历乙未年(2015

七月十五中元节

昆明文瑞书斋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