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停车坐爱枫林晚 霜叶红于二月花

 
 
 

日志

 
 
关于我

2009-06-24 15:16 想当年 回国求学, 遇文革 学业全废, 无奈何 下乡“修球”(“修理地球”之谓也), 再返城 工厂分配, 至退休 清风两袖, 现如今 弄孙自悦, 喜读书 天地遨游, 开博客 朋友相会。 2009年6月26日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初识张承源  

2017-04-09 18:16:06|  分类: 灯下漫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初识张承源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右起张承源、蒋匡宇和我)

初识张承源

/林枫(郁文)

认识作家张承源,于我,是一次意外的惊喜。

不久前的一天,我正在电脑前码字写作。突然接到久未联系的作家朋友(项)兆斌兄的电话。他说,有一位张承源老师,读了我送他的你的那本书,很有感触,想认识你。我正一头雾水。兆斌又说,他就在我旁边,要跟你说几句话。我说,好。电话那头,传来一位操着一口川音的老者说,林先生,你好,我是云南毛泽东诗词研究会的张承源。我看了你的书,你的散文写的不错,简洁明了。尤其是你那篇悼念刘济昆的文章,我读了感触很深。你文章中引用的刘母写给周总理的那封信,是一份难得宝贵资料。我想知道这封信的来源,希望能和你见面详谈。

兆斌说的我的那本书,是指我去年再版的《林郁文诗文选》。作为酬谢他和明忠兄两位为我的书作序,我送他们两位每人十本。张承源说的那篇写刘济昆的文章,是书中的那篇《刘郎已去 蓬山远隔》。因此,我忙答说,好啊。你和兆斌一起约个时间地点,我一定来。同时告诉他,我文中引用的那封刘母的信,其实是我从网上搜到的。

果然,没几天,兆斌在我的微信上给我发来一条信息说:“张承源老师恭请林郁文、蒋匡宇、李松波、郭明忠及项兆斌文友,于2017年4月7日11 时在工人新村小学对门“草墩屋”酒家餐叙友情。”

 

到那天,我依约按时而去。主人张承源先生和其他四位文友均已在座。初次见面,张先生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慈眉善目,和蔼可亲。他站起来和我热情握手寒暄。我们的话题便从刘济昆说起。

我这才知道,原来张先生当年和刘济昆是四川大学中文系的同班同学,同住一间宿舍,上下铺,关系特铁。他还披露说,刘济昆才华横溢,不拘形迹,生活比较散漫。有时逃课。他作为班长,经常帮他签到打掩护。文革中,刘济昆其实是个逍遥派,并未介入学校的两派斗争。刘济昆的不幸,是因为他贴了当时正炙手可热的中央文革成员江青、张春桥等人的大字报,被打成反革命罪,判十五年牢入狱。幸好,刘济昆的母亲写了那封申诉信,托人找关系先递到廖承志处。廖又转给周总理,周总理直接向四川省革委会过问此事,这才放他出狱。否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那是个无法无天的年代,监狱里整死人是常有的事。

(原创)初识张承源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原创)初识张承源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说话间,张承源先生从包里拿出他的几本新出版的书,翻开里页,一字一字,工整有力地写上每人的名字,签上他的大名,分发给在座的各位文友。

(原创)初识张承源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原创)初识张承源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我恭敬地接过他签送给我的书。共计四本:《流放状元杨升庵》、《浪迹天涯》、《毛泽东诗词探美》(增订本)和《毛泽东诗词研究文选》(吴海坤 张承源主编)。我感觉到他其中的分量和厚意。

(原创)初识张承源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原创)初识张承源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张承源1943年出生于四川省西充县龙洞沟凉水井。父母是善良老实的贫农。父亲解放后曾是县邮政局的邮递员,1962年退休回家继续务农。他从小学到中学,刻苦学习,无论在班上还是学校,常常考得第一名。1963年,他考上四川大学中文系,成了凉水井历史上第一个大学生。他在昆明月牙塘住宅的书房,一直自号“水井斋”,意在不忘出生地故里。

(原创)初识张承源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大学临近毕业那年,碰上“文革”乱世,自此命运多艰,曲折坎坷。先是因被推上川大最大的“保皇组织”“红色战斗团”团长的位置,并兼任成都市红卫兵指挥部副司令。很快,保守派被冲垮,他多次被批斗,两次遭到“造反派”的严刑拷打。大难不死挺过来。1968年被发配到云南。在大理、德宏军旅十年,戍边卫国;教书三年,受学生敬爱;办刊为文十二年,乐为他人作嫁衣裳。1991年调入昆明市文联,走上从文的道路至今。

 

张承源谦虚地说,作为中国作协的一级作家,我一生创作、编辑的作品有数十多种,获过省和国家级奖十多项,比较满意的只有两部。一是《流放状元杨升庵》,一是《毛泽东诗词探美》(增订本)。后者2009年出第一版后,受到业界和读者好评,很快告罄。去年9月出第二版时,正逢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朱德诞辰130周年,毛泽东诞辰123周年,中国共产党诞辰95周年,中国工农红军长征80周年。故在封二里页特别标印上“谨以此书纪念”的字样。为此被中央文献出版社评为“精品”;前者创作中联想起大学分配当年被“发配充军”到云南,每每以杨升庵自况,写到动情处,几次不觉暗自流泪。最近,好几位文友读了对我说,你这部书有深度,有品位,是难得的好书。

 

张承源说,他属羊。羊,外表温文儒雅,柔和稳重,正直忠诚;但内里坚强,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和血,连毛和肉都奉献于人。这或许注定了他一生的性格、职业和命运。还因为属羊,他从不吃羊肉,认为太残忍。

在他的另一部散文集《浪迹天涯》书中,他仿苏轼晚年的一首六言小绝,吟得小诗一首,满怀感情,诗意盎然地总结自己一生足迹经历。诗云:

青春投笔从戎,中年解甲从文;问汝平生功业,大理德宏昆明。

 

我们这一代人,有着“似曾相识”的文革遭遇,“曾经沧海”的共同命运。我从心底油然敬佩张承源先生的文学业绩;更为我今日有幸能和他相识倾谈,而惊喜,而快意。

 

2017年4月9日

于昆明文瑞书斋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