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停车坐爱枫林晚 霜叶红于二月花

 
 
 

日志

 
 
关于我

2009-06-24 15:16 想当年 回国求学, 遇文革 学业全废, 无奈何 下乡“修球”(“修理地球”之谓也), 再返城 工厂分配, 至退休 清风两袖, 现如今 弄孙自悦, 喜读书 天地遨游, 开博客 朋友相会。 2009年6月26日

(原创)《夜访刘贤敬兄》  

2018-03-28 21:25:26|  分类: 灯下漫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夜访刘贤敬兄》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夜会刘贤敬兄

/林枫(郁文)

 

听说贤敬兄从香港到昆明来参加一个同学聚会,我便四处打听他下榻何处?恨不得马上去见他。


他是带着一身的病,在医务出身的太太的随行照护下硬挺着来到昆明的。他这一生扛过枪,下过乡,当过工,经过商,人生经历的丰富、坎坷、曲折、传奇,是我望尘莫及,至为敬佩的。在他晚年在香港多处大厦当保安,值夜班,一边还在为生计拼搏,一边开始笔耕不懈的时候,我有幸和他在网上诗文交流,结下一段深厚的文笔交情。


我和他是当年昆明归国华侨学生中等补习学校的同窗。文革中,他改名叫“三忠”,以至于不少同学只知道他的“三忠”之名,而不知他原来的大名叫“贤敬”。


自从上世纪1969年,我和他在我们下乡的云南省保山县上江区一别至今,差不多半个世纪没见面。此刻,我们彼此渴望一见的心情一样。


当我一步踏入他下榻的昆明饭店十二楼的房间时,病中的他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和我拥抱。我听见他喉咙里似乎因激动传出几声咕咕之音。我拍着他的后背安慰他。

(原创)《夜访刘贤敬兄》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也是同窗的嫂夫人丽美不无抱怨地对我诉说:这几天同学聚会,春城故地重游,他太激动了。接连多天的劳累、兴奋,他病倒了。昨天不得不去昆明的一家医院做透析治疗。已经订好明天返港的机票,只好提前回去。她说,三忠人好,有同情心。多年前在深圳开工厂打拼时,和内地的劳工打成一片,不时请他们吃饭,对实在有困难员工借钱给他们,还不还钱都所谓。他为人即开朗,又固执。自从得了这个病,尽管几次病发昏倒在地,只要稍微好些,他就要我陪她出去游玩。


我想,他的这种坚强、豪爽、乐观、执着的人生观,是和他工、农、兵、学、商的底层完整经历有关。对此,我从他在网站的博客上,拜读过他的多篇回忆文章和近体诗词,深有体会。他尤其擅长写七绝、七律。他的几百首诗作,内容丰富,题材多样,风格平易近人,都是从生活中来,自成一格。他还发明一套律诗校检工具,效果很好。


印象中,当年从昆明补校一起走出来的同学里,似乎只有他、盛廷兄和我,对作诗填词还留有一点共同的兴趣。这些年,我们三个臭味相投的臭皮匠,时不时通过邮件、微信切磋诗艺,交流心得,倒也其乐融融!


我衷心祝愿贤敬兄听老婆的话,静心养病。


我争取今年秋天到香港走一趟,届时我们再西窗剪烛,促膝谈心。


末了,我谨送贤敬兄一句话,我和你,我们一起共勉:

听老婆的话,跟党走。没错!


其实,我们这一大半生,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不是吗?一笑!

 

2018328

于昆明文瑞书斋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